香道文化回归

时间:2016-01-25 13:56   来源:本站    作者:admin    点击:

   香道文化其实是中华文化同源,但却曾在中国一度衰落,但近年来又有重新复兴之势。香道文化既是一种精英文化,又是一种大众文化。香道文化的回归,也意着中华传统文化和精神生活的回归。

  《说文解字》香部解“香,芳也”。《诗经·周颂·载芟》说 “有铋其香,邦家之光”。芬芳的气息传播很远叫“馨”。引伸为名声传播亦谓之“馨香”。《尚书·君陈》“黍稷非馨,明德惟馨”。《尚书·酒诰》中有“弗惟德馨香,祀望登闻于天”。

760x380e.jpg

  在馨悦之中调动心智的灵性,于有形无形之间调息、通鼻、开窍、调和身心,在养生中亦妙用无穷。正是由于深谙此理,历代的帝王将相、文人墨客才竞皆以香为伴、惜香如金、爱香成癖。

  草木之香,既能悠然于书斋琴房,又可缥缈于庙宇神坛;既能在静室闭观默照,又能于席间怡情助兴;既能空里安神开窍,又可实处化病疗疾;既是一种精英文化,又是一种大众文化。究其实,它出身本无固定之标签,唯灵秀造化源于自然。

香道古事记


  尚书记载,“至治馨香,感于神明”。香道这源于祭祀神灵,上古时期,人们用香连接精神信仰的终极,又是邀天集灵,敬祀祖先的媒介。

  香还象征着生生不息,传承延续。而在古代,人们相信香可以携带信息,可以把心念传递到先人那里。所以,中国传统文化中一向有“香火永续”来形容家族传承。香道成为宗族传承的媒介,成为了家族符号的代言,与家族或者企业的愿景关联,承载着承上启下的梦想与心愿。

  无论在家族或个人生活中,香道不仅使得个人获得内心安宁和修行提升,亦可以使得人们充分打开感官,感知彼此,从而能够达到更深度的沟通层次。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,魏晋南北朝动荡四百年,达摩渡海而来,这位传说中的南天竺香至王第三子,明心见性,在中国始传禅宗。《达摩祖师悟性论》有记:佛在心中,如香在树中,烦恼若尽,佛从心出。朽腐若尽,香从树出,即知树外无香,心外无佛。若树外有香,即是他香,心外有佛,即是他佛。

以沉香比佛心,他由烟雨中来,向烟雨中去。

  

  苏轼被贬谪到穷山恶水的儋州,适逢当同样被贬至雷州的苏辙六十二岁生日时,苏轼居然还安慰子由,并传写《沉香山子赋》赠之:古者以芸为香,以兰为芬,以郁鬯为祼,以脂萧为焚,以椒为涂,以蕙为薰。杜衡带屈,菖蒲荐文。麝多忌而本羶,苏合若芗而实荤。嗟吾知之几何,为六入之所分。方根尘之起灭,常颠倒其天君。每求似于仿佛,或鼻劳而妄闻。独沉水为近正,可以配薝卜而并云。

  可惜历史只把赤壁的风云和大半轮月亮的清辉撒向苏子,人们沉浸在《水调歌头》的阴晴圆缺和前后 《赤壁赋》的悲欢离合里,忘了《沉香山子赋》里,还氤氲着一种别样的馨香。

香是尘境,闻香悟道


  兰叶春葳蕤,桂华秋皎洁,植物的力量来自生命孕育于混沌之初的本源,在古人的文化意象里,桂英堪餐,春兰可佩,一花一叶关情通玄,草木有本心,那些拈花微笑的开悟一直引导着迷路的人走进存在的本质,更了解世界运行的奇妙,同时也重新认识自己。

  聆听与感应草木的芬芳,生命便多了一层维度。亲临和香盛境,听见寂静中的花开。手捧龙涎,轻描淡写的香气氤氲中仿佛新晴细履平沙,细腻悠远,云淡天高。

  亦常摩挲沉香手串,禅坐冥想中闻见馨香徐来,如同清风明月,沁入心底。偶有手工亲炙篆香,小巧精致、细密入微,当馨香扶摇直上袅袅升腾,随同一缕微弱的青烟抵达内心,与自我的灵魂相会。

  香道,成为修身养性的最佳途径,是可以闻见的天籁,在变幻而悠然的节奏中体味安宁,亦如泼墨山水,在层林尽染的起伏跌宕里恣意挥洒。

  “由嗅觉的表象媒介,引领我们探寻的是一个更深层次的、心灵层面的意义。这是一个哲学的范畴。”香是“尘”境,变幻无常却馥郁芬芳。与宗教有关的故事中,最出名的,大概要数“闻香悟道”吧,香严童子,以闻沉香、观香气出入无常而悟道。

脱胎于木,但已涅槃


  伽蓝、伽南、棋楠、伽楠等等,奇楠的名字最初是从佛经中音译过来的。恰如蚌病成珠,凤凰涅槃,树伤而结香。

  唐代陈藏器《本草拾遗》说:“沉香枝叶并似椿。云如橘者,恐未是也。其枝节不朽,沉水者为沉香。其肌理有黑脉浮者为煎香。鸡骨、马蹄,皆是煎香。”《琼州府志·物产》则称:“沉香似冬青树,形崇竦,皮朽烂,内心乃香。”

  沉香的生成过程,极富审美意味,也充满变故、磨难和艰辛。与檀香不同,沉香树的木质本身并无特殊的香味,而且木质较为松软,其所产之沉香,乃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而成,但都属于物理结香。

  奇楠乃为沉香中之极品,满油者又为其中之最上选。奇楠坚如石,润如玉,自然生香,历千年而香不变,其所蕴蓄之油为活油,乃似有生命之灵物。奇楠结香与普通沉香之物理结香殊有区别,其香尤难结成,指头大小芯材要生长成百上千年,比黄花梨、坡垒等硬木更为神奇,纯系岁月变迁和时空流转的结晶。体悟深切的古代雅士,至有以蜂蜜养蓄奇楠者,其法以锡盒盛蜂蜜少许,上格置放奇楠珠,传其香氛长年如新,持久不灭,一至如斯。

  沉香本依沉香树而起,却又必须与它决绝而生。曾经的苦难与伤痛不过是孕育精彩的过程,就在沉香树生命的终结处,初摘的沉香惊艳出世。

  然而在沉香的今世里,想要成为极品“奇楠沉”又谈何容易,尚需“韬光养晦”的修持呢!在其他沉香受人爱慕时,它却孤独地沉浸在充满腐败腥气的沼泽之中,一点点去除掉凡尘的浮躁,静静地汲取天地之精华,能够耐得住寂寞而坚守初衷,如君子般的操守让其“出淤泥而不染,香远益清”,岁月的雕琢无情而精准,大块的沉香化为“奇楠沉”时只能留下很小的部分,往往形成人物或瑞兽等奇妙造型。一般的沉香只在燃烧时才有香气,而“奇楠沉”本身即可散发独特的清凉幽香,所燃香气也更为浓郁而持久,传说只有缘分与福德具足者可得遇。

  喧嚣盛世,馨香是心灵的和声,刹那间内心得以宁静。唯有平和静雅,我们才得以在庭前花开花落之时,聆听内心的静雅旋律,才能在人生旅途中寻得自我的缘起与归宿。馨香缭绕,琴声悠扬,墨色升腾,茶韵弥漫,人生之大悦不期而至。阳春白雪,和者日盛。